第一茶叶网 > 茶文化 > 茶具知识
导航

说茶|茶知冷暖,岁月清浅

作者:茶农大树 2019-04-07 18:03:27 484

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走走停停,看路边风景无数,恍然间,许多东西,都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从小到大,我们人生的轨迹就像一条数学抛物线,在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它的走向。

生活,好似一个密不透风的柜子。读书,毕业,离家,就业,结婚,生子…如同一个个小小的方格,填满了这个柜子,也占据了我们那颗疲惫的心。

1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急躁了起来。我们着急考证书,着急升职,着急恋爱,着急生娃。时间推着我们一路前行,我们就像漂浮于江上的一叶孤舟,随波逐流。最后在世俗的漩涡里,越来越焦灼,仿佛进入了一个无形的怪圈,奔命于父母,朋友,爱人给我们的催促和要求。

天地,忽然变得很狭窄。

上班,我们在家与公司之间;下班,我们在父母,爱人与孩子之间。抑或,只是一个人享受孤独的冷夜。

明明觉得时间还早,不必着急,却言不由衷地踏上了别人指给我们的路,而忽略了身边的风景,甚至忘记了,快乐和初心。那些错过的风景,从此变成了记忆里永远的一抹剪影。

常说茶能修养身心,能让生活的脚步慢下来。都市人喜欢咖啡,奶茶,果汁,可乐,因为它们能给我们的感官带来更多刺激的感受,能让我们更加适应这种快节奏的都市。

一个鲜橙,放入榨汁机,只需几秒钟,变成了果汁。而茶则不同,需要我们慢条斯理去对待。先整理好茶席,再摆好茶具,默然放上自己心爱的品茗杯,轻舀出清香的茶叶,再加入刚沸好的热水,坐下来,静待。

在都市的快生活中,茶,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我们似乎缺了点什么。

似乎,我们早已忘记了生活的味道。

红尘冷暖,岁月清浅,仓促间,时光如碎片般遗落一地。是时间太快,还是我们的脚步太匆忙?转身后,遗落的不只是那些曾经肆意张扬,青春洋溢的日子,还有那颗曾经无畏,无求,知足的心。

茶,给了灵魂一个出口,只需一隅清净的角落,让灵魂在此安然浅放。让生活极简如茶,随性如茶。掬一口清茶,在袅袅茶香中给自己的灵魂来一次“断舍离”,将淡然悄然纳于心间,不问深浅,暖一世欢颜。

说茶

说茶(文摘) “一生为墨客,几世做茶仙。”茶,在中国文化中扮演的角色一直是举足轻重的,千家万户,上到皇亲国戚,下到平民百姓,茶,已经融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了最普通、最平凡、也最重要的七件事之一了。  ——题记  (一) 陆羽  茶在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但是说到茶,总有一个人的名字会让人们想起。他已经成为了茶的符号,茶也因为他而被更广泛的接受和推广。他就是陆羽。

一切都要从他的著作《茶经》说起,这部书虽然只有短短的7000多字,但是却系统的讲述了茶的演变和茶中饱含的万千韵味。这部传世之作也成为世界茶史上最为经典的茶学论著。

浙江湖州考古发掘出的东汉墓室青瓷罐是世界上有关茶的最早器物。据《茶经》记载,在唐代以前,茶主要出现在寺庙中,为僧人日常修行的一种饮料而已,并未得到广泛的流传。但茶的精髓却恰如佛家所追求的苦尽甘来一样,茶,乍饮微苦,细品回甘,因为深受僧人们的喜爱,也因此成为众多寺庙种植茶树的缘由,甚至成为僧人日常修行的一部分。

之所以说到佛家,这与陆羽特殊的佛门经历是有关系的。相传陆羽是个弃儿,被湖北竟陵龙盖寺主持智积禅师收养,而智积禅师是位茶艺很精的高僧,几次三番的让陆羽皈依佛门,但陆羽心性不静,尘缘未了,最终逃出龙盖寺流落成市井的优伶,以饰演丑角为生。

因天性敦厚,竟使他饰演的丑角别有风味,以至被竟陵太守李齐物看中,也因此有了读书的机会,这就为陆羽写就《茶经》奠定了文字基础。

天宝元年,安禄山叛乱,陆羽离开竟陵,四处游走,当来到浙江境内,陆羽就再也不想离开了。这里有清清的苕溪之水,这里有绵绵的天目山脉。青山绿水,是茶水之道最能参透的绝佳所在。埋藏在陆羽心中的关于茶的记忆像雨后春笋般蓬勃发芽。

于是陆羽在苕溪之畔的双溪村建了座苕溪草堂,从此钻研茶道。

(二) 法钦与辩才

说起江南的茶事,众所周知的就是西湖的龙井、余杭的径山茶安吉白茶和开化的龙顶了。然而说起江南的茶不得不说的俩人就是法钦禅师和辩才和尚了,前者是径山茶的鼻祖,后者是龙井茶的祖师。

陆羽曾遍游32州,寻找与茶有关的点滴,在拜访法钦禅师的时候,俩人一见如故,坐而论道,品茗焚香。因而陆羽也尝到了法钦亲自烹制的径山茶水。而法钦对陆羽“逢山下马采茶,遇泉下鞍取水。”的传奇经历也颇有兴致。就在这样交谈中陆羽学到了径山茶的精髓,也对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茶,不再仅仅是解渴佐餐之用了,而是有了更为深厚的内涵。

也因如此,陆羽被唐代宗招进宫内煮茶,并封为太子文学。但习惯自由自在的陆羽受不了官场的束缚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长安,回到湖州,成为颜真卿的幕僚,最终死于苕溪之侧。

史料记载,天竺、灵隐最早有茶,是由南北朝诗人谢灵运带来的。辩才和尚就是修行于天竺寺的,辩才10岁入佛,是位得道高僧。《上天竺山志》记载“辩才嗜茶”,在上天竺修行40余年的辩才晚年退居狮子峰,在峰上种茶,这些茶就是西湖龙井的前身了。

徐渭说过: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出入雅士、寒宵兀坐、松月下、花鸟间、清泉白石、绿鲜苍苔、素手汲泉、红妆扫雪、船头吹火、竹里双烟。

这是文人雅士对于品茗环境的要求,也衬托出茶的品性。辩才培植的狮子峰茶树,加上狮峰山的一眼与大海相通的泉水足以孕育出厚重底蕴的西湖龙井了。也因此西湖龙井便名声远播了。  (三) 圆尔辨圆

追溯日本茶道与中国茶的渊源要从日本僧人游学中国时说起。

早在唐宋时期,日本曾前后有过400多名僧人到中国游历,也将中国的茶文化带到了日本。但真正使得茶道在日本风行的便是圆尔辨圆回到日本以后了。

圆尔辨圆拜访了径山寺,系统研习了径山茶的整个工艺流程,在径山寺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回到日本后便将径山茶发扬光大了,甚至还发展出了日本的碾茶。

大文豪苏东坡来到径山寺曾发出“飞楼涌殿压山谷,朝钟暮鼓惊龙眠”的感慨,宋宁宗更是将径山寺列为东南第一禅院。然法钦手植的数珠茶树已经亭亭如盖,而径山寺却已经被一场大火化为灰烬。

作为径山茶发源地的中国却因为径山寺的毁灭而失去了径山茶的精义,好在这么多年以后,径山茶在日本已经发扬光大,并且逐渐的回传回来。

(四) 茶艺

茶,发展到今天,已经出现了很多种不同的茶艺。

唐代流行的是煎茶法,用姜、盐一起。这一阶段茶不单是纯粹意义上的饮品,更有药用的功效。

宋代流行的是团茶法,制造茶砖,工艺繁复,价格昂贵,北宋时期甚至一度达到一斤黄金二两茶的时候。

到了明代,才真正发明了清饮,大明洪武24年,朱元璋废团茶,从此一种新的方法便诞生了。沸水冲泡,这便是清饮的开端了,并且一直沿用至今,广泛传播,使得茶的饮用真正的推广起来。

现代工艺发展出了更多的品种,譬如花茶,木樨、茉莉、玫瑰、蔷薇、兰蕙、梅花均可入茶。

清代沈复《浮生六记》中写道:“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就是很好的写照了。

茶,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解渴佐餐之用,而有了深刻的内涵和底蕴,茶,也不仅仅局限于寺庙之中,更是走进了千家万户,走向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关于茶的文化还有很多,茶具、茶水都有讲究。

初雪之水,朝露之水,清风细雨之中的无根之水都是最好的泡茶材料。乾隆帝就是最喜雪水泡茶的,当年他御封的十八颗茶树,如今已经枝繁叶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龙井茶的更为出名。

“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这便是《茶经》中陆羽对茶性的最高诠释了。茶,代表了一种性情,代表了一种文化,代表了一种内涵,代表了一种意蕴,这其中的况味需要我们每个爱茶、吃茶的人慢慢品味。

大家也都在看